首页 »

【海上记忆】金山新街,一个书生握起了枪

2019/10/23 19:13:16

【海上记忆】金山新街,一个书生握起了枪

1986年1月,陈云收到一封来信。

 

信来自金山县(今金山区)张堰镇,署名是79岁的陆士华女士。来信所求,是陆女士申请享受烈属待遇。陈云同志见信后,于1月中旬即把此信批转给上海市委领导同志。金山县信访办会同县党史办、民政局,迅速作了调查,查明陆士华确系李一谔烈士的遗孀。经县政府研究批准,从是年1月起,陆士华每月享受抚恤金68元。

 

李一谔是谁?他是一位怎样的烈士?为什么他的遗孀要写信向陈云求助?

 

故事若要从头讲起,得回溯到1925年,“五卅运动”发生这一年。这一年,对金山青年李一谔来说,是个分水岭。

 

下图为金山新街


全县第一个党员


1925年5月30日,“五卅惨案”在上海市中心的南京路上发生。消息传到金山张堰,一个名为李一谔的年轻人,立即发动当地群众,召开“五卅”烈士追悼大会。也就是在这年夏天,这名27岁的青年,由五卅运动的领导者之一侯绍裘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党的地下活动,成为金山县全县第一位共产党员。

 

李一谔是金卫乡长春村人,出生于1898年,乳名雪元。19岁考入上海文治大学,攻读文学专业。此时的中国,风起云涌。在学校里,李一谔过得不安静。他先经历了五四运动带来的思想冲击,后又参加了上海学生总罢课。那些年里,虽然远离上海大城市的繁华热闹,但金山一样被裹挟进时代的浪潮。学生游行,朱泾罢市,枫泾、亭林等地发生抢米风潮。1923年,亭林朱式彝等组织16所学校800余名学生游行示威,响应全国各地掀起的反对袁世凯出卖国家主权的 “二十一条”的爱国斗争。

 

祖辈将李一谔送入大学,无非希望他成为一名生活无忧的富家公子,但这样的愿景,在这样的时代里,已经不能实现——李一谔渴望获得的不是无忧无虑的富裕生活,他渴望的是改变这个不公的世道,他渴望抗争。

 

1920年秋冬之际,他离校回家变卖田产,之后在甪里小学(原云溪小学)自任校长,帮助贫苦农民子弟受教育。摸索着进步道路的李一谔,参加了由侯绍裘等进步人士创建的宣扬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革命团体“三五社”,在侯绍裘等人的影响和引荐下,参加了国民党。1924年8月,在张堰召开的国民党金山县党部成立大会上,被选为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这年9月,军阀齐燮元与卢永祥发生战争,金山县境遭战火,生灵涂炭。面对外界的炮火和战乱,在甪里小学校内,李一谔创办了进步刊物 《社会钟》。他依旧还是书生本色,撰文揭露和抨击不合理的社会现象,渴望通过个人努力和教育改变一些什么。

 

没有人能清楚知道,那些年里,他的内心经历过怎样的挣扎和求索。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李一谔又在同年8月,参加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成立大会,当选为省党部候补监察委员。此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期,根据共产党的安排,李一谔在金山做农运,并发展了翁明哲、李新民等5位共产党员。1926年,金山县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地方组织——中共金山特支(亦称浦南特支)成立,李一谔任特支书记。

 

共产党员的身份启发他最终走出了书斋和学堂,开始深入农村,组织农民、盐民协会,宣传减租减息,开展农民运动。


书生握起了枪


1927年春,北伐军兵临浙江嘉兴,李一谔派人前去联络,为北伐军提供相关军事路线图,还委派一名中共党员去朱泾设立接待站,突击架设掘石港(现金山大桥处)浮桥,协助北伐军渡河东进。但随着这年4月蒋介石忽然发动反革命政变,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派员来金山“清党”。 

 

李一谔拒绝登记,被清洗出国民党,并因“跨党分子”罪名遭到通缉,连同李一谔投入无限心血的甪里小学也被封闭。6月下旬,中共江浙区委改组为江苏、浙江两个省委,金山特支划归江苏省委领导,改为中共金山独立支部,且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一度中断。李一谔带领共产党员,秘密转移乡村,活跃于甪里、甸山、官桥、马棚、刘家堰一带,开展抗租斗争,宣传共产主义,并介绍农民中的先进分子加入共产党。

 

此时,中共江苏省委为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重新集聚革命力量,动员在上海的共产党员到外县去发动农民,组织秋收暴动。并把所辖的区域重新组合划分为13个区,松江区包括金山、松江、青浦三县。1927年12月,从上海市区回到家乡青浦领导农民运动的陈云被中共江苏省委指派为松江区 (辖松江、金山、青浦三县)负责人。也就在这时,金山的党员通过松青县委书记再次与组织取得联系,李一谔、翁明哲等人逐步开展工作。

 

1928年初,小蒸、枫泾暴动失败以后,青浦、松江两县国民党反动政府又先后进行了7次大规模武装搜捕,陈云等24名“案犯”被通缉。松江区的革命活动被迫转入地下,陈云也避居嘉善,化名李介生,巡视并指导松江地区党的工作和农民运动,并在嘉善、平湖一带农村开展活动,与江苏省委保持着联系。在这段时间里,中共松青县委将领导范围扩大到金山县,又称松青金县委。与此同时,金山独支也改为中共浦南区委,与青浦观音堂区委、章练塘区委、松江枫泾区委一起接受松青金县委领导。李一谔任浦南区委书记。他率领区委同志,活动于朱行、亭林及浙江平湖县的新仓、衙前、转角湾等地,秘密发展党员,扩建党的基层组织,筹建农民武装队伍,准备秋收暴动。1928年秋,浦南(金山)县委建立,李一谔任军委书记。创建了金山县第一支农民武装队伍——红色暴动队。

 

至此,一个书生握起了枪。

 


暴动之夜


1929年1月,由中共奉贤县委发动、淞浦特委领导并亲自参加的“庄行暴动”的消息传到金山,浦南(金山)县委遂准备组织发动“新街暴动”,以期在金山、松江、平湖三县引起连锁反应。当时,李一谔负责军事工作,他筹资从上海买来枪支12支,在平湖转角湾组织暴动队伍,进行军事训练。

 

2月6日,李一谔率领红色暴动队和200多名农会会员集结在一起,从甪里、大石头、金卫、甸山、马棚、官桥等地分路向新街进逼。当夜在新街附近的伍坟庙集合,以手臂缠绕白布为标志,以红旗为前导,派人守新街小镇东西两头,主力直冲土豪张忍伯家。张忍伯闻讯从后门过河潜逃,暴动队伍焚烧了他家的院宅,烧毁了大量地契、账册和部分房屋。同时,暴动队将事先印好的张忍伯罪状布告和宣传标语,贴遍新街及沿途各地。深夜12时,在李一谔的统一指挥下,暴动农民各自分路撤离。等到国民党松江县亭林反动军警赶到新街时,暴动农民早已无影无踪。陈云等淞浦特委领导人事前对暴动作了部署。

 

“新街暴动”后,山阳镇上的反动土豪陆百希及缉私营第四大队第三中队长张吟泉等在群众中煽动,并咒骂共产党和农民协会。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暴动队伍在同月11日处决了陆百希,并宣布罪状,贴出布告,署衔“中国共产党浦南执行委员会”。12日,在官桥附近击毙了张吟泉夫妇。


丰碑永立


国民党当局惊呼“浦南共祸蔓延”,立即向省府告急,请求“咨浙联合搜剿”。松江、金山、奉贤、平湖等县出动大批军警,赶赴甸山“会剿”,旋又分路追捕。2月27日晨,李一谔在钱圩八字桥附近与正在搜捕的大批军警遭遇。他孤身一人,临危不惧,一边举枪还击,一边往后撤退,因手臂中弹,不幸被捕。翌日,在被押解去松江途中,行至亭林镇时,他向群众高呼团结起来,为争取光明而斗争。在法庭上,他坚贞不屈,赴刑场时依然神态自若,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3月10日,李一谔英勇就义于松江西河庄刑场,年仅31岁。

 

历史风起云涌,勇者前赴后继。转眼来到1989年3月10日,在金山县举行纪念李一谔烈士英勇就义60周年暨李一谔烈士陵园落成仪式上,时任市委书记江泽民题字,市委副书记杨堤出席落成仪式。人们没有忘记,这个青年在当年毅然毁家卖田、投身革命,以期为人民争取的东西。

 

1997年6月,上海金山区又在朱行镇新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新街暴动纪念碑”。纪念碑上的浮雕再现了农民暴动的场景。当年全金山只有一个党员,现在整个金山的广大党员为建造纪念碑积极捐款,捐款占建造资金的40%。